当前位置: > BetBjn官网 > 台年夜法令系是不是台湾的乱源

台年夜法令系是不是台湾的乱源

时间:2017-09-07 18:11 来源:未知 点击:
比来,因为张忠谋的一句话「」,针对台大法律系与哈佛法令系的「讨论」复兴,律师或「律师性情」的「弊病」也再度被批评。

「台大法律系」是不是台湾的「乱源」,我想是人言言殊,台面上的大官多是台大法律系结业的却是不争的现实,民进党的总统陈水扁、副总统吕秀莲、行政院长谢长廷、前党主席苏贞昌、林义雄都是台大法律,国民党的马英九也是,台湾政治「恶斗」都是台湾某一个大学的法律系「害的」?

我并不认为如此,律师性格其实有无比分歧的面向,我就介绍一个十分与众不同的宏大律师-甘地。

甘地,是印度的国父,毕生为印度独立而尽力,而他,也是一个律师。



图引自

甘地,在率领印度人民对抗英国时,坚持「非暴力」的举措,面临英国当局不义的法律时,他决定蒙受磨难-「入狱」,以此突显法律的不公平;他还经常绝食,以此禁止大众的暴力举动,他呼吁民众不替英国人干事,不买英外货,这样的「分歧作运动」却赢得英国人的尊重,他所带领的国民的不服从 (
)是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他赌的只要一个-「人类的良知」。

他还支持可怕主义,他说「
」(以眼还眼,世界只会更自觉。),当国民打差人、血腥复仇时,他哀痛的绝食,他曾苦行400 公里,用制盐意味打垮英帝国的统治。

听起来,民进党的一些手腕很像甘地,不是吗?

林义雄曾为「核四公投」苦行,民进党的一堆人也常「绝食」,民进党寻求的也是「自力」,民进党怎样不像甘地一样获得国民的支持?

因为,民进党学的只是外相。

以「核四公投」来说,民进党实在把他界说为国民党的「恶灵」,民进党的前环保署长林俊义说的就是实话-「反核是为了反独裁」,「核四公投」样子像甘地的制盐之旅,但是,陈水扁带着民进党在朝后,「核四公投」却灰飞烟灭,因为,「核四公投」只是东西,民进党是把其中心价值-「台湾的永续开展」丢到一边的,环保不是民进党最主要的价值,夺权才是最重要的!

民进党的律师们与甘地最大的不同是:甘地当律师后,到印度去游览,真正的与人民在一同,他说「贫苦是最大的罪恶」,甘地真正的?解到人民的需要!但民进党没有,甘地从贵族、从律师变成一个「不起眼」的印度人,民进党的律师们却相反,陈水扁从三级贫户佃农之子变成内f豪富翁,苏贞昌、谢长廷也当了大官,民进党怎样可能带领台湾独破?从
我就晓得不成能!

民进党的绝食行动也越来越流于情势与有意思,甘地为了反暴力、反族群抗衡而绝食,民进党却反其道而行,民进党绝食是为了蓄积更大的对抗能量,甘地知道族群要勾结,他为穆斯林与印度教徒对峙而内心不安,民进党却是以狭窄的民族主义来「减速」台湾独立,我不止一次听过民进党说「民族主义是独立活动的捷径」,而他们的民族主义倒是以压榨他人为基本,美化一切外省人有「通敌」之嫌、「覆灭」高砂国就是例子。

我曾看过民进党的人写的一些书,他们说要争取「底层外省人」的支持来台独,这就是看到了台湾的一些根本成绩,但是,他们现在却完整是以「思想检查」来分辨「敌我」,民进党不重视族群协调,他们以为只要「不和谐」、「对立」才能挑动选民神经,民进党喜好以「台湾人的纯血」来灌注人民谁才是「政治正确」,吕秀莲曾提倡「总统应台湾诞生」是一例,其他人如苏贞昌甚至于新世代的缄默更是帮凶,「新居民」的标签化则是污名化的新招。

甘地呢?

他支持穆斯林与印度教徒对立,他曾因他们彼此仇杀而绝食,他为汗青上被践踏的种姓贱民争夺同等,他称他们为「神的孩子」。

民进党刚好相反,
「大陆新娘」在民进党主政下酿成「娼妓的嫌疑犯」,「外籍新娘」在民进党教导部次长周灿德眼中「应当节育」、「不要生太多」
,外劳则比奴工还不如…,民进党的一些官员根本是不折不扣的种族优越者,他们强调台湾的优越,根本缺少对其他民族的尊敬,而支持民进党的人则视而不见,不论是诺贝尔奖得主或教化都一样!

甘地为原则而坚持,他保持「非暴力」,他会因为支撑者的暴力行为而结束政治运动,民进党的「品德标准」则没有界线,不但他们不排挤应用暴力,连当上总统了还要说「该流血时就要流血」,
,民进党却可以容许则又是个「好」例子。

不是法律人的「性格缺限」害了台湾,甘地就是个巨大的法律人,害了台湾的是民进党的言不由衷,不择手段。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5/1/9

保持:

.

相关主题: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

keyword:外省人,原罪,阶级压榨,族群鄙弃,族群冤仇,二二八,蒋介石

.

以下引自人民网
台湾老荣民--被人遗忘的角落(节)

2005年09月30日08:30

去台湾驻点屡次后,有位友人忽然说起:“你应该去看看老荣民。”

  “荣民”是台湾对退役多年的入伍甲士的称呼,所谓“名誉公民”,老荣民则已成为1948年、1949年随蒋介石退居台湾的那批军人的特定称呼。从高阶职位退上去的荣民退休金不算少,能够颐养天算。这位友人让我去看的低阶老兵。
  在台北的繁华闹市,是很争脸到这些老兵的。一次驻点,我特别到担任荣民治理的“退除役官兵教导委员会”(简称“退辅会”)的网站浏览,进入属于老荣民的“荣民之家”网页,我荣幸地成为第537个访客。一位爸爸就是荣平易近的友人,据说我要写一篇对老荣民的文章,好心地问我:会有人看吗?老荣民曾经被年夜少数的台湾人遗忘了。

  最糟的不是遗忘,而是臭名。民进党执政后,岛内一度谈大陆色变,对大陆怀有情感的老荣民,也不能幸免,被指“通共卖台”,还有甚者攻击他们是“台湾寄生虫”。台湾的媒体对老荣民鲜有报道。很少的报道中,也绝大少数是加入诈骗、被人欺骗,或许自残、事故等玄色新闻。这也难怪,这群年纪至多70岁的老兵,每月退休金只要1.3万元新台币(合3000多元人民币)摆布,而在台北,陌头小店的一碗面也要100元新台币,老荣民生活都难认为继,甚至几年前,“退辅会”也从人性出发,倡导允许老荣民回大陆安度晚年,以他们的支出,在大陆的乡村生活还是绰绰不足的。又老又穷,再加上少小离家,没读过什么书,老荣民天然成为台湾社会的最底层。

  被人左右的人生

  一次驻点,我们离开台北县北投林里,傍山有一片违章建造,数十间粗陋板房里住着一批老兵。我们去时,几位老荣民正坐在路边的破椅子上聊天、晒太阳。听说我们从大陆来,一位姓刘的老伯笑了,说:“我是湖南人。”刘老伯说,他18岁时是被抽丁当了兵,“我抽到了第二个,认为当兵很好玩,切实一点不好玩。”就这样一路打仗,南京、唐山、北京都去过。有一次打着打着,一搭话,原来是老乡,“自己打自己干什么嘛?”刘老伯说到这里,长叹一声。后来,他就一路走,也没清楚怎样回事就到了台湾。

  从1948年、1949年开始,100多万人随国民党迁移台湾,此中有60多万是军人。大少数老兵都有着类似刘老伯的阅历,十几岁的年纪浑浑噩噩当了兵,渡海赴台的时分也不知道这一去将几十年都不能再回家乡。

  事先的台湾从自然情况到国民生活都比久经战乱的大陆要优胜,20岁不到的年纪重新开端生活也不是难事,然而各类复杂的原因 ,他们依然不进入畸形生涯轨道。

  1952年,台湾当局一方面履行“精兵政策”,让老弱残兵参军中退上去?另一方面,为了反扑大陆的须要,主意使军中有过战斗经历的年青兵士留上去。因而划定,青勇士兵无论当年在大陆是志愿或自愿从军,都被晋升为“士官”,效劳年限也响应延长,兵士须年满40岁、士官50岁、士官长则要58岁才干服役。

  而为了便于管理,这些兵士还被各种条件限制不能畸构成家破业。当年的理由简直有几多分好笑,为了避免女匪谍假借结婚之名渗透军中,也为了防止军人因为结婚而专心,国民党当局制订了所谓“戡乱时期陆海空军军人婚姻条例”跟“军人户口查记办法”,规定只要年满28岁的军官或技能士官能力够结婚,且以“军人身份补给证”作为军人独一的身份认证和管理依据,而现役军人除非在虎帐以外的地方仍拥有家庭,占领寓居之所,才华请求身份证。简单地说,一个低阶的兵士不能结婚,而没有家庭,也不能支付身份证。

  这些制约使得本来曾经言语不通、习气不同的老兵基本无奈融入台湾社会。1959年,执政当局才将婚姻限制放宽到年满25岁的一切士官都可以结婚、现役兵士退役满三年也可以结婚?1968年又修改“军人户口查记方式”,让大少数的军人可以领有身份证。但此时,那些低阶士官兵都已差未几40岁。

  最低层的兵日子都不好过。开始不让服役,刘老伯指着背后的绿树成荫的山坡说,“这山上以前都是石头,都是我们种的树。”不过,他仍是想尽措施退了。“从戎不自在啊。”服役后,不懂技巧,找不到什么好任务,什么杂活都干过。
  至于住处,不少老兵就在本人拓荒的地方落脚,自建一些简略房屋,后来渐成村子,老荣民的村落。这些房子外部空间很小,也就是十多平米,房子之间彼此紧挨着,狭小的过道只能容两团体交叉而过。

  86岁的黄传金老人毕生未娶。他出生在湖北孝感的城市,1946年被抽壮丁离开台湾。他由于有轻度中风,靠从大陆过去的女儿照顾,女儿也60岁了。咱们走进了黄传金白叟的家。屋子里异常的粗陋。房间成一字型陈列,卧室里放着两张单人床、一个衣橱和一张桌子,空余的地方仅容一人站破。旁边是一个能放下一张长沙发的过道,放着一张饭桌,既是吃饭处所也是歇息的地方。过道连着茅厕跟厨房。房顶距离空中也就2米,显得很压抑。

  事先,作为政府“安顿盘算”的一局部,服役的老兵也成为台湾基础建立的主力军,从1961年起,有快要4500个不达到退休年事而想服役的士官,构成两个“开发总队”,沿着台湾花?v谷停止?荒任务。开辟队的成员,要至多休息两年以上,不然只要身体较差、无法负荷?荒任务的人才干提早入伍。台湾从南到北都留下了这些服役老兵的足迹,岛内最有名的中横公路就是老兵们昔时构筑的,很多老兵有爆破经验,修路时的爆破工程做作不在话下。这些途径至今也是岛内的主干道之一,不过,走路的人历来是不会记取真正修路的人。有人叫老荣民“台湾寄生虫”也就不奇异了。

  苦楚毕生的婚姻
  婚姻几乎是每个老兵终生的伤痛。
  
刘老伯说:“我妻子糖尿病,过世了。”再一问,刘老伯才慢慢讲,以前没结婚,因为没有钱。60岁才娶了老朋友的女儿,她,22岁,“给了5万块订金。”年纪为什么差距大?她脑筋有病,刘老伯摇摇头,连饭也不会做。那十几年,要照料她,还要任务养家。刘老伯不肯多提旧事:“他早就要把女儿订给我,我不要。没成婚时想结婚,结了婚就懊悔了。不会另娶?。”

  一位从小在眷村长大的?先生说:“言语欠亨,又不识字,事先什么样的人才肯嫁这些低层老兵呢?不是残疾就是智障。时常看见他们娶的媳妇,一瘸一拐地来了,或许嘴斜眼歪,都不少见。”

  七十年月,在后里马场,一位老兵娶了一位全身萎缩的媳妇,一动也不能动,天天躺在床上,吃饭喝水都要喂。老兵事先在马场任务,每天喂马、放马,还要回家照顾她,平常还要找时间上街捡渣滓,很多多少赚一点钱。

  年轻的?师长教师不懂得,问他:你这是何苦?他说:你们年轻人不懂,如许我就可能不必花钱出去找妓女了,也不会染上什么病。

  即便如此,根据“退辅会”统计,有超越5万以上的老荣民一直未婚。
  
台湾解除戒严后,老荣官方开始风行到大陆授室。不过,诚然都是60岁以上的年纪,但是每个老荣民节衣缩食积累下的钱在大陆许多地区还是很有勾引力的。因钱而嫁的大陆新娘,有对老荣民照顾有嘉,让他们晚来享福?也有不少利欲熏心的。

  大陆新娘在台湾是弱势群体,“老荣民”却被大陆新娘骗得最多,有的甚至上当的很惨。

  77岁的高老伯就是如此,他说,之前娶的一位大陆新娘把他迷昏,拿走了他的全体积存就跑回家去了。另一位老先生,也被老婆骗走200多万元新台币,但他表现出很无悔的样子,说反恰是给大陆做贡献了。

  尽管如斯,不少人还在前赴后继地迎娶大陆新娘。来由很简单,孤独,惦念家乡,他们回不了家,但对家乡的一山一水还是记忆犹新,并且年纪越大,越是吊唁老家。但当初归去,又不克不及顺应了,不要说环境,连景象都有点过不惯了,因为毕竟在台湾过了泰半生。大陆新娘成为他们的感情安慰。66岁的陈宜奋说,这么大年纪了,娶老婆干什么啊,因为孤单。两团体说说家乡的话,做点家乡的菜,回忆起小时分的光屁股生活,早晨有人睡在旁边,感到抚慰和温暖。

  当然,骗老荣民的也不只是大陆新娘。?先生的表哥也是老荣民,因为他在大陆有不高兴的遭受,一度想娶个印尼太太,?先生劝他:“你六十多岁,娶一个二十几岁的,此外不说,身材就对付不了。”他遵从了。第二次他又要娶,也是个印尼女人,比他小几岁,年龄还相当。但是现在的情景是,他每半年领一次退休金,拿到钱后,他的印尼太太就会按时回来和他住上一个月,然后带走他的一半退休金离台回籍,因为这是结婚时说好的。平常,表哥仍旧一团体孤独地过着日子。

  归乡路如此波折

  1987年台湾开放回大陆探亲,良多老兵喜极而泣。但是归乡也并不是没有难堪和伤痛。

  77岁的朱有福是上海人,1949年从上海坐船来台湾。当过水兵。1955年入伍,成家,老伴1978年去世。

  朱有福说,1949年有一个口号是:“一年准备,二年反攻,三年扫荡,五年胜利”,我们坚信是能成功的,谁也不会去怀疑这个标语,谁猜疑谁的思维就有成绩,思想有成绩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谁都信任这句话,因为蒋介石是神。可是一喊就是几十年,就再也没有回家过。那时回家的信念不只刻在心上,还刻在身上。说着,他伸出左手,往上撂起袖口,我们赫然看到了刻在他手上的“反共抗俄,民国40年1月1日”的蓝色字迹。皮肤曾经得到光泽,但印迹却难以去除。他说他事先地点的装甲兵队1000人身上都刻下了这样的印迹,他们也就是在这样的信心下,日思夜想地反攻大陆成功,想打回老家。

  “刚开放,我就回去了。”刘老伯开心肠说,那时,妈妈曾经逝世了,没见到,老爸爸还在。“爸爸还认得我呢,现在他已经过世了。没赶上会见,他们三天后,打电报给我。”说到这儿,刘老伯浑浊的眼睛泛起一层泪光。第一次回大陆,刘老伯说,看到家里屋子正中挂着一个毛泽?漠?瘢?懔⒖陶谏涎劬φf:“这是谁啊,挂这里?我不想看。”果真,第二天,画像就被取走了。说起这件事,刘老伯脸色很自得。

  ?先生的表哥也是老荣民,来台湾之前,曾在大陆娶过一个媳妇,还生了一个女儿。

  两岸解禁后,他即时回抵家乡寻亲。老婆是已经由世了,外地帮他找到了女儿。

  他给女儿一家盖了房、买了三大件,还买了一辆摩托车。十几年前,摩托车在家乡的谁人小地方,还很轰动,平常有什么运动,甚至由他们骑着摩托车在前开路。可是女儿还是不满足,找各种名义向他要钱。

  表哥只是从上士入伍,没有太多退休金,未几,他就开始觉得经济压力了。台湾的家人出主张,让他跟女儿谈谈,告诉她们其实他自己也没什么钱。一深谈,表哥越来越以为过错劲,这才发现,此人基础不是他的女儿,是外地的或人找来的自己亲朋。

  表哥从此再没回过故乡。

  将近离开的时分,我终于不由得问刘老伯最后一句话:“你这样过一辈子,恨不恨谁?”

  刘老伯嘴角颤动了半天,看不出似哭似笑,只是混浊的眼睛盈出了泪光,“谁也不恨哪,要恨只恨自己命欠好,兵戈没被打逝世,在世享福啊。” 说着,站起来,拿起手杖,一跛一拐准备回家。不外,他转而还是开心地说,“过多少天,我就要回老家了。”

  我们走时,80多岁的周瑞老人揣着手仍在村里游荡,他说他会落叶归根,逝世后埋在湖北的家乡。

  要不了多少年,“老荣民”在全部台湾就将绝迹,“老荣民”也将成为历史名词。实践上,也许历史根本不会记录他们这群微小而卑贱的正人物,只是,君子物的暗澹毕生就可以被轻易抹灭吗?

来源:人民网
(任务编辑:何晶茹)


首页 betbjn168 BetBjn官网 比基尼国际 比基尼娱乐城